无标题文档
     
  载入中。。。 http://tianxingjian.blog.lwinfo.com/index.html
    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 
O君(二)
2018/5/20 16:08:00

1

“TMD,熊孩子,这点小忙都不帮……伴随着骂骂咧咧,门被推开,O君进来了,开了帮的破运动鞋“刷啦刷啦”地响着,耷拉着脸,一脸的不满和怨气。

原来O君遇到了难题,上级采集个人信息,要求填一份电子表格上传,小事一桩,本极其简单,可对于O君来说就成了天大的难题。平时本没少接触EXCEL,但O君从未认真学过,总是请小Q代办,每次小Q轻点鼠标,易如反掌,很快就能搞定,O君在一边看得眼花缭乱,如同坠入云里雾里,七窍通了六窍,却总是做出一副一点就通的样子。这次O君又请小Q帮忙,可小Q有事推辞了,O君因此悻悻而归,大为不悦。

帮了那么多次忙,一次不帮就得罪了O君。同事皆唏嘘,摇头。

2

单位要开会,会议室临时改在O君掌管的那一室,开会前,领导查看过,该室电源线路正常。会议开始,领导准备用多媒体做报告,这才发现到处不通电。找来O君,O君撸起袖子,大有危难之时显身手的气势,临危受命般为领导排忧解难,俨然一个行家里手。他煞有介事地跑东跑西,故作事态严重,口中喃喃自语着一些所谓的电学术语,三番五次地拨弄。电突然通了。明眼人一看便知,其实就是重新打开了刚刚被他偷偷关闭了的电源开关。O君假装长舒一口气,大有大功告成的样子。

同事哂笑,不解。个中缘由,其实很简单,无非是让领导觉得他岗位很重要,他很专业,离了他办不了事。

3

话说那是个夏天,O君在家待客。阴暗逼仄的小厨房里,处处散发着霉味臭味,菜板长满了绿毛,刀具锈迹斑斑,抽油烟机不住地往锅里滴着油,碗碟被污渍覆盖,失去了本来面目。筷子黏黏糊糊,毛茸茸的。冰箱门成了大花脸,上面点缀着油污、鱼鳞、面粉,横流着辣酱、蛋液、猪血。不时有老鼠上蹿下跳,吱吱嘶叫,堂而皇之。

O君在洗菜盆里使劲擤了把鼻涕,淋淋漓漓,紧接着抓过洗好的山药放在菜板上切,指甲缝里的污垢在白色山药的映衬下格外鲜明。手起刀落,片片山药跳动着,有几片滚到了地板上,O君弯腰捡起,直接放入盘中。

准备开饭,闷热难耐,客人早就汗流浃背,满以为O君会打开空调。没想到O君还是没舍得开,他脱去了上衣。赤膊上桌还不算完,更奇葩的场面还在后头:O君干脆脱去了长裤,只穿一件三角裤头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胯下那一坨鼓鼓囊囊,他偏又岔开了双腿,正对着对面的女客人。

开始喝酒,几杯下肚,O君醉意朦胧,舌头不打弯儿,含糊不清却不住地神吹海侃,大有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之势。穿着凉拖的脚奇痒难忍,O君伸出右手摩挲着右脚,使劲抠着脚趾缝,O君患有严重脚气,呈蔓延疯长态势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O君大献殷勤,不住地给客人夹菜,还不停地劝客人吃菜。

突然,O君啐了一口黏痰,啐在了地板上,用脚碾着。接着又使劲擤了一把鼻涕,狠狠地甩在地板上,同样用脚碾着。O君继续伸出手给客人夹菜……客人当时就呕了。

4

O君终于退休了。退休后经常给还在上班的同事打电话,问这问那,满嘴甜言蜜语表达依依不舍之情。每次同事问他现在在哪,O君总是回答:“我在外地,在上海呢!”充满了自豪和幸福。O君在职时加入了本单位的短号集群网,同事之间在本市内互拨短号享受话费优惠,出了本市,短号就不能用了。可是每次O君的来电都是显示手机短号,显然他就在本市。就在那次,O君在电话里刚说完“我在上海”之后,同事竟然在本市的一条大街上碰到了他。O君的尴尬可想而知。同事窃笑。

天行健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  • 标签:O君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公告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时间记忆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最新日志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最新评论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最新回复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我的好友
    我的相册
    站点信息
    载入中。。。
     
   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,理想在创造中放飞